见费出单,上海将全面实施车险见费出单制度

2019-09-21 16:21栏目:购车导航
TAG:

上海从12月8日零时起,实施机动车辆保险“见费出单”管理制度。该制度将覆盖上海市所有经营车险业务的保险机构和交强险、商业车险及其附加险等全部车险业务。

核心提示:早报记者昨天从上海保监局获悉,从2008年12月8日零时起,上海将实施机动车辆保险“见费出单”管理制度。该制度将覆盖上海市所有经营车险业务的保险机构和交强险、商业车险及其附加险等全部车险业务。

  胡金华

所谓“见费出单”是指保险公司在全额收取车险保费和代收车船税后向客户出具保单和保费发票的过程。

早报记者昨天从上海保监局获悉,从2008年12月8日零时起,上海将实施机动车辆保险“见费出单”管理制度。该制度将覆盖上海市所有经营车险业务的保险机构和交强险、商业车险及其附加险等全部车险业务。

  随着3·15消费者维权日的到来,与各大寿险公司举办各种保险消费咨询活动相比,财险公司明显要低调很多,而作为全国最先实现交强险费率浮动双挂钩的地区,一场新的变革正在上海车险市场酝酿。3月10日,记者从上海保险同业公会获悉,受上海保监局委托,正在研究将商业三者险通过车险联合信息平台,捆绑交强险实现两险费率双浮动,同时将借鉴浙江车险联合信息平台实行见费出单机制。

上海保监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希望通过实施“见费出单”管理制度,进一步加强机动车交强险和车辆商业险的管理,防范车险经营风险。

所谓“见费出单”,是指保险公司在全额收取车险保费和代收车船税后,向客户出具保单和保费发票的过程。

  市场人士分析,尽管这意味着未来车主投保将完全挂钩车险平台提供的车辆违章及事故发生率,不仅交强险费率会浮动,商业三者险的保费也会紧随浮动,车险业恶性竞争、赔付居高不下有望改善,但在“群雄纷争”的市场上,两险费率浮动也会使得大型财险公司面临客户资源流失,市场份额缩减的危险,车险市场良性竞争局面仍难出现。

试运行阶段,上海市共有1500余个网点可以接受“见费出单”付费业务,这些网点分别是各保险公司分支机构、设有“见费出单”专用POS机的保险中介网点、能够受理“见费出单”业务的上海银行对公业务网点,以及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的营业网点。

  “价格战”引来监管重拳

据悉,上海的“见费出单”管理制度将在上海市机动车联合信息平台统一管理下完成,引入中国银联合作机制,实现结算银行与平台的对接,形成完整的“见费出单”应用系统。这意味着,只有在上海市机动车联合信息平台实时确认保费到账的情况下,各保险公司才能根据该平台的指令生成正式保单和保费收据。

  看惯了财险商们往年打惯了车险“价格战”,今年财险市场反倒有些冷清和低调,沪上一家财产险公司负责人如此描述今年的“3·15”。然而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尽管他还未听说商业三者险将通过车险联合平台实现费率浮动,但他仍然表示这对于财险公司不啻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上海保监局称,希望通过实施“见费出单”管理制度,进一步加强机动车交强险和车辆商业险的管理,防范车险经营风险,抵制和打击不法人员挪用甚至侵吞保费的违法行为,并能进一步做好车船税的代收代缴工作。

  据太平财险公司一位高层向本报记者透露,在商业车险市场上,几乎没有一家财产险公司是赢利的,尤其是一些保险公司和保险中介合推的各种买车险优惠活动,亏损严重更是行业内人所共知的秘密。据他测算,只要财险公司车险业务在公司所有业务比重达到一半以上,每年的车险赔付率都要60%。另外还有核保理赔等经营支出为20%,同保险中介机构合作支付的佣金达到20%,还有额外支出费用占保费收入8%,因此仅车险业务这一块保险公司的经营费用就已经超支,即使别的业务收入赢利,也难抵车险入不敷出的局面,而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源就在于车险业的价格战。

可查的资料显示,今年,上海某车险中介由于资金链问题曾面临破产,数百万元应收保费滞留中介之手,尽管保险公司承诺该部分保单有效,但这一问题还是引起了监管部门高度重视。

  与这家公司高层看法相同的还有天安保险,该公司上海分公司的一位高层也向记者表示,财险公司在车险经营上的业务都没有赚钱,现在保险公司之所以赢利,也是因为这两年险商在保险投资上的收益比较好。

据悉,北京、杭州等一些地区已经推出“见费出单”。

  现在市场上没有一家公司是不参与车险“价格战”的,没有参与的下场就是如华安财产险一样去年宣布退出车险市场。一位曾经在华安财险上海分公司工作的员工告诉本报记者,这一切监管机构也是心知肚明。正因为如此,上海保险监管部门铆足了劲在车险联合平台上大做文章,上海保监局局长孙国栋明确下令保险同业公会研究将商业三责险实现费率浮动,并且挂钩车险联合信息平台实现车主投保交强险三者险费率双浮动,这意味着保险公司必须把车险客户的资源都拿出来,放到车险平台上去共享。

  大险商面临客户流失

  对于如此举措,各家保险公司也是各有各的打算,本报记者了解到,很多中小财产险保险公司对这样的车险费率浮动办法欣然持欢迎态度,而几家占据车险市场大头的财险公司则态度暧昧。

  不仅如此,本报记者还从上海市保险同业公会财险处获悉,上海在今年还要借鉴浙江省车险联合信息平台见费出单的管理经验,也将实行交强险和三责险共同见费出单机制,所有保单都通过该平台生成,各公司客户资源以及车辆驾驶记录也都可以在平台上见到,无论是保险公司还是保险中介机构都不能私自向投保人出具保单,这样可以有效遏制车险业的价格战。

  然而,问题在于有几家公司愿意将客户资源拿出来共享。天平保险的一位负责人称,一方面是上海成为国内首个实现交强险三者险双浮动的地区,车险市场率先进入良性竞争时代,是从保监会到整个保险业都愿意看到的;另一方面则是保险公司尤其是大的保险公司很可能就面临客户流失的危险,这是它们所不愿意看到的。而他担心,由于各家公司都在竞争客源,保险公司之间能否共享车主投保信息,将成为真正实现三者险费率浮动的最大障碍。

  由于商业车险领域竞争过度激烈,很多业内人士的担心都不无道理,平安财产核保部就有一位人士表示,现在新车主首年购买车险都能享受到优惠,而如果因多次违章或出事不再享受优惠价格时,就会选择其他的保险公司,商业车险现在不挂钩车险信息平台,违章或出事记录只作为交强险费率浮动的依据,而不作为商业车险费率浮动的凭证,车主只要换“东家”还可以购买到便宜的商业车险。在保费为王的时代,谁不想多争取业务,因此交强险“奖优罚劣”的措施能否要移植到三责险上难度不小。

    新浪财经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app体育下载发布于购车导航,转载请注明出处:见费出单,上海将全面实施车险见费出单制度